米读携免费模式入侵!阅文拿出了这四样法宝应

2019-07-10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南方周末》曾报道,一个美国小伙子,名叫凯文·卡扎德,因为喜欢看中国网文小说,居然戒了毒瘾!

  根据卡扎德的说法,网文小说“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但至少不会伤害身体”,而他也借此摆脱了失恋的情绪。

  在国内,说起网文小说,就离不开第一大站起点中文网,而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在内的头部网络小说网站背后,站着整个网络文学行业的“武林盟主”——阅文集团。

  阅文集团的历史要追溯到2002年,作为一个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的精英,风华正茂的吴文辉毕业后却出乎意料地一头钻进了网络小说的世界里,并和五名好友在聊天室里成立了一个名叫“玄幻文学协会”的组织。

  受互联网泡沫的影响,当时的网络文学市场并不乐观,很多个人小说网站陆续关闭。于是,没了书看的吴文辉把“玄幻文学协会”更名为“起点中文网”,决定亲自来做平台。

  幸运的是,网络文学市场随即就迎来了1999年之后的又一场高峰,公司也逐渐步入正轨。随着用户的不断增加,仅凭个人热情已经难以维持一个网站的运行,商业模式和变现方式的探索成为吴文辉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于是他设计了三套解决方案:广告、版权代理和收费。权衡之下,收费模式最终被采纳,并于2003年1月正式推出。该方案大致的收费标准是:千字两分,五千字一角。算下来,用户花2元就能看8到10万字。

  没想到,收费制度推出后效果竟然还不错——第一个月平台收入是5000元人民币,收入最高的作者领到了1000多,这在当时是很不错的一笔收益。

  随后,分成、买断和月票等制度也相继确立。直到现在,这些依然是网络文学商业化的基础规则,极大地影响了行业的内容形态。

  由此,网络文学行业突破了原来的产业规模,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有了十倍的跃升。吴文辉也因此封神,得到了“网络文学教父”的称号。

  风生水起后,起点中文网开始被资本盯上,尤其是刚刚荣登中国首富的陈天桥陈大年兄弟俩。最终,这桩生意于2004年10月以20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

  随后陈氏兄弟又将红袖添香网、言情小说吧、晋江文学城、榕树下、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周边覆盖言情、武侠等不同题材类型的原创文学网站悉数收至麾下,成立了盛大文学,吴文辉出任总裁。

  凭借先发和内容优势,盛大文学也迎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最辉煌的时候,盛大文学曾占据了整个网络文学72%的市场份额,到2011年估值超过60亿元,成为在线文学领域无可争议的寡头企业。

  遗憾的是,随着陈天桥“盛大盒子”战略折戟以及盛大文学两次冲击上市均以失败告终,再加上公司内部日渐焦灼的权力斗争,心灰意冷的吴文辉选择于2013年5月带领起点的核心编辑团队和头部作者出走盛大,投入了腾讯的怀抱。

  到了2014年年末,日渐式微的盛大文学最终被后来者腾讯文学收购。而此时,腾讯文学的掌门人正是吴文辉。

  兜兜转转十年间,从掌舵到出走再到收购,起点中文网又重新回到了吴文辉手上,有媒体把这段故事戏称为“王子复仇记”。

  2015年3月,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成立了新公司阅文集团(,吴文辉出任掌门。由此,网络文学市场的新格局被重新改写。

  2017年11月8日,在IP热达到顶峰之时,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当日大涨86.81%,总市值近千亿,创下香港IPO史上第二大融资金额。

  2018年,阅文在线%;阅文内容平台上已有770万位作家和1120万部作品,较去年同期增长11.6%和10.9%;头部作家和头部文学作品亦不断涌现,自有平台上产生的原创文学作品达1070万部,2018年12月百度搜索排名前30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占比达83.3%。

  2019年3月18日,阅文集团公布2018全年业绩,财报显示,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7年的1110万同比减少2.7%至2018年的1080万。

  虽然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由2017年的人民币22.3元同比增加8.1%至人民币24.1元,但付费比率却由2017年的5.8%下降至2018年的5.1%。

  阅文的颓势也反映在股价上,截至2019年6月26日,阅文集团每股33.8元,相比最高点跌去了将近655亿市值,长期看不到反攻的希望。

  数据增长乏力的背后,是越来越明显的增长瓶颈,这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阅文集团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今网络小说的绝大多数优秀IP都是阅文旗下各大平台孵化出来的,尽管阅文集团在网文领域是垄断级的存在,但版权运营收入和其垄断地位完全不成正比,增长乏力。

  生IP容易养IP难。阅文也想照抄迪士尼漫威的成功模式,将人气小说漫画先改编影视游戏,再发展一系列线下产业,如周边消费品、主题游乐场等。但阅文是个笨学生,写作业很卖力,老师(大众)看了不满意。

  2018年,阅文集团一共授权了130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游戏、动画、漫画,包括《国民老公》、《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然而上述全部作品贡献给阅文的版权营收只有10亿,仅占2018全年收入比重的20%。收益与投入相比过于惨淡。

  表面问题是改编作品质量不佳,《武动乾坤》和《斗破苍穹》等被观众广为诟病,更深层的问题是没有充分开发IP价值。

  全版权运营主要可分为两种模式,集团式运营和开放式运营。集团式运营的典型是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大型集团,他们内部有完善的产业链支持资源互通,自身即可形成闭环,打造泛娱乐生态圈;不具备完整产业链的企业只能做开放式运营,与其他平台合作共赢。

  阅文虽背靠腾讯,版权价值开发的广度和深度却远远不够,IP运营各环节尚未打通,改编影视尚处在依赖票房收入的阶段。

  2018年5月,趣头条孵化的在线阅读产品米读小说走入大众视线。在所有内容生态都在走向付费的今天,免费文学如同“野蛮人”入侵,打得行业措手不及。

  易观千帆1月数据显示,米读上线个月左右,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2000万,仅次于掌阅、QQ阅读、咪咕阅读和宜搜小说;而另外一个模式与米读类似、上线晚于米读的应用连尚免费读书增长同样迅速,月活跃用户数也达到了1900万。

  网文的一池春水被搅动。主打免费的米读、连尚文学等快速拉拢起一批新兴的网文用户,和依靠大IP打造品牌的阅文、掌阅、阿里文学等传统巨头不同,米读等的模式是迅速买下非头部的产品做免费阅读,再通过流量入口、社交网络等获客。

  米读和连尚免费读书所采用的免费模式,其实就是被趣头条、万能WIFI钥匙等产品验证的流量模式。得益于智能手机的全民普及,三四线及以下城市成了流量红利期结束后各个行业的主要增量市场。但与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不同,三四线城市用户的内容消费习惯仍然处在初级阶段,即对价格非常敏感、付费意识薄弱、愿意牺牲用户体验换取所需。

  为此,内容行业想要获取下沉市场的增量,依靠付费模式比较难走通,反倒是广告+免费阅读的模式更符合此类用户的消费习惯,米读和连尚阅读的快速增长是复制了趣头条和万能WIFI钥匙模式的成功。

  从变现的角度来看,广告+免费模式也是可行的商业模式:平台靠信息流广告变现,创作者能获得更多广告分成,免费作品通过精准分发推荐给更多用户,当作品走红之后又可以通过版权运作变现。

  复盘免费阅读这一模式快速扩张的过程,会发现它和趣头条的发展异曲同工:先把流量做大,再考虑内容和作者生态。

  “归根结底,他们不算是在做内容模式,而是消费模式。”云九资本执行董事沈文杰表示。

  2019年5月20日,上海网信办联合上海“扫黄打非”办,对起点中文网进行整治,平台部分栏目停更,大批网文下架,有人统计起点中文网作品数从123万本减少到了17万本。整个网文圈风声鹤唳,作者人人自危,对作者的创作积极性是很大的打击。

  5月27日阅文集团股价遭遇重创,开盘大跌一度跌穿10%,报29.4港元,盘中创上市以来新低,最终收盘跌7.32%,为2018年1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近日,一则看起来没头没尾,但关于审查的具体细则却有板有眼的“新规”流传甚广,总结起来就是近期严控玄幻、古装、翻拍剧,其中翻拍包括有影响力的大IP和曾经拍过的内容。

  一直以来,古装、玄幻小说都是阅文的优势,阅文的白金大神级作家猫腻、唐家三少、耳根、我吃西红柿等都是以玄幻小说起家,玄幻小说撑起了网文的半壁江山。在起点中文网,玄幻作品高达72万本,是所有品类中数量最多的小说。

  倘若真如“新规”所言,那么阅文在古装、玄幻、IP版权方面的优势将不再,反而容易成为捏在手上的“定时炸弹”。影视公司将谨慎或者直接放弃此类IP版权的购买,对于阅文的营收是一大重创。

  阅文只能“曲线救国”,一些主旋律、现实、都市等题材的IP还有市场,但是价格肯定大打折扣,难以填玄幻头部IP留下的巨大窟窿。

  世间没有永恒的王朝,新入局者开始觊觎着阅文的“武林盟主”宝座,面对这些内外因素编织的困境,阅文选择了什么样的反击策略?

  很多常年在起点看小说的读者都说,起点小说的“本章说”往往比内容还要精彩。

  “网文开始新的进化,原创文学由阅读价值进入IP粉丝文化时代”,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兼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表示。

  对于这个新时代,杨晨总结了三大特征:社交共读、粉丝社群、粉丝共创。而阅文已经从IP内容创作、运营优化、用户社群三个方面完成起点独有的IP源头内容生态布局。

  “本章说”、“段评”和“起点圈子”等具有高度社交交互的功能被陆续上线。这也带动粉丝越来越深地介入网络文学IP创造中,从最基础的故事内容,到世界观完善,到周边衍生,全方位的与作品同步。

  起点发布的一系列运营数据显示,深度互动用户远高于普通阅读用户,社区型用户每日活跃留存率约为95%。

  据披露,起点平台上已累计产生了7700万条段评数据,段评对于平台人均阅读时长的贡献达到9.6分钟以上,参与互动的用户付费率有10%提升。起点平台级别的兴趣圈已有361个,最大的兴趣圈有近30万的用户加入,其中占比最大的书友圈在过去一年中累计发帖达722万条,产生的浏览次数多达3.3亿。

  “正是有了共读、社群和共创,网络文学已经逐渐告别数字出版,或者说流量曝光时代,向粉丝文化时代迈进。”杨晨认为,在粉丝社群文化时代,粉丝的力量、粉丝的诉求,将更深度主导网络文学的IP开发。

  粉丝可以通过订阅、打赏、社圈活跃、发表段评、角色互动等行为提高作品热度,平台为头部优质作品提供更为广阔的粉丝运营服务,借助阅文全内容生态进一步向IP开发下游衍生。

  杨晨强调,这种粉丝在网络文学作品发布、连载、完结全程共创参与的模式文化生态,在以往几乎是没有先例的。哪怕是IP文化比较成熟的美国、日本,也绝无仅有。

  2019年初,为了应对免费模式对手的挑战,阅文同样推出了免费阅读应用——飞读小说。对这一新产品,吴文辉在多个场合强调了“互补”的概念,“飞读会与我们现在的QQ阅读、起点读书等主力App形成互补,分别服务于不同的用户,通过广告和付费两种模式进行变现。”

  吴文辉强调的重点和米读、连尚不同,他没有谈下沉市场用户,而更多聚焦在“盗版小说用户”。吴文辉认为,免费的商业模式可以从原来的盗版市场中争取用户,培养用户,并且可能产生深度用户,深度用户随后会转化为付费用户。

  据了解,米读等免费阅读产品的用户体验十分糟糕。作品以哗众取宠的低俗低质内容为主,充斥着大量的低俗广告,有评测指出2000字左右的文章就需要翻阅4个广告左右,而网络文学动辄几十万、几百万字,阅读体验极其糟糕。而飞读小说是无广告无付费会员的,用户体验较好。

  另外,中信证券研究部的数据也指出了米读等免费阅读产品优质作品存量远远不足的现实:米读小说和有逐浪文学作为后盾的连尚免费读书的藏书量分别为1.7万和8.24万,而飞读小说的藏书量则有20万。

  免费阅读作为更容易获取下沉市场增量的模式,短时间内确实行得通,但流量红利或者说人口红利并不是长期存在的。随着下沉市场的用户接触网络文学的时间增长,也会转向追求优质内容,愿意付费换取更好的阅读体验和内容。而平台想要培养IP、提升影响力,后期也需要改变商业模式。在此趋势下,付费也仍然会成为免费模式的下一阶段,现在上升很快的免费小说平台,看似是创新了商业模式,事实上不过是重新走了一遍过去的路。

  在2018年6月,阅文便宣布开启“IP全链服务”模式,从过去单一的版权销售,升级为参与IP开发全产业链,全面打通从IP筛选、IP评估、IP改编、IP打造、IP运作、IP宣发等IP产业链中的各个环节,全方位地将IP进行纵深开发,让内容生产者们背靠阅文,能够有更多更深度的精力,去打磨优质的IP作品,让影像生产者们,可以更多的方向和依据,选择出优质IP内容。

  现在网文集团之间的战争,已经越来越倾向于生态战,谁能让自己的生态可循环地健康成长,谁才可以真正立于不败之地。对于阅文来说,怀揣着成为“中国漫威”的野心,仅依靠传统的在线阅读业务已经不足以实现这个梦想,全链条的IP开发自然成了下一步的业务重心之一。

  在以155亿高价全资收购新丽传媒之后,近两年阅文已经接连投资、入股了包括声优创业公司“音熊联萌”、杭州娃娃鱼动画工作室、福煦影视、彩色铅笔动漫公司、Kaca等动漫公司,并且都有多部作品的合作。

  因此阅文的下一步规划是,在影视等产业对于作品更大的发掘和包装后,能够走向更多的用户圈层去。“漫威成长过程当中,《钢铁侠》一系列影视剧开发对IP扩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对于阅文来说,我们也是尽力利用好影视开发的途径。”

  未来,阅文集团会分两步来走,一方面会和影视剧公司合作,开发IP形象和版权,另一方面也会采用自制的方式,和新丽合作开发。

  “把这些IP变成全球知晓知名的品牌,这是我们未来核心的目的。”为此,吴文辉称,未来阅文会有足够的毅力和恒心去做不断的投入,希望培养出更好的IP价值出来。

  在他看来,网络原创文学产业是一只隐形的大象,跋涉了最初的荒原,如今这只大象不仅不再隐形,并且开始放眼文学之外更广阔的天地。

  为了打破国内市场肉眼可见的行业天花板,阅文集团还在大力推广网络文学出海战略。

  开头提到的将欧美老外迷得神魂颠倒的小说,来源是欧美第一网络文学站点“WuxiaWorld”,阅文集团早几年前已和其达成长期战略合作,将起点的一些经典小说翻译成英文,放在WuxiaWorld上,很受欧美读者的欢迎。

  2018年10月26日,阅文集团正式完成对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的投资,旨在快准切入韩国网文市场,丰富海外渠道、内容。在投资完成后,阅文集团将持有该公司约26%的股份。

  2019年6月11日,阅文集团宣布,与传音控股达成战略合作,将共同开拓及发展非洲在线阅读市场。非洲平台将首先推出阅文现有的近三万部英文作品,并将陆续上线其他当地语言版本以及本地原创的内容。此外,在出货量巨大的传音上预装app,有望迅速在遥远而陌生的非洲市场撕开了一道口子。

  2019年6月22日,阅文集团宣布与东南亚通信巨头新加坡电信(Singtel)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东南亚网络文学服务及内容平台业务方面进行合作,探索东南亚市场的发展潜力,成为阅文集团网文出海又一重要战略布局。

  阅文集团的出海战略,正在呈现出从内容到模式,从区域到全球,从输出到联动三大趋势,帮助阅文有效打开新的阅读市场,带来大量的新增用户。

  总而言之,阅文已经是网络文学界的领头羊,市场上最为活跃的阅读应用与相关IP基本都是出自阅文。虽说这两年受自身与外界因素的影响在发展上表现出一定的颓势,但这并非不可破解。只要阅文坚持以内容为王的原则,做好粉丝文化价值的挖掘并适当加大海外布局力度,最终形成理想中的IP全链服务模式,吴文辉的中国漫威梦未必只是一个幻梦。(来源:资鲸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