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文艺·原创文学】时光深处(十二)香港挂

2019-09-28

  任丽红,笔名,蕊叕。生于1980年2月。黑龙江人,现居河北张家口,大学理工科教师,文学爱好者。诗词作品散见于《北上广文学》,《上海诗刊》,《广州诗刊》等刊物杂志。小说作品发表于《小说阅读网》和《飞卢小说网》。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潮来潮去,花开花谢……大自然从不懈怠,有条不紊的踱着方步。

  欢乐伴着悲伤,幸福带着不幸,美丽拥着丑陋……烟火红尘里,人们悠闲或忙碌的过着日子。

  今天,晓林来家里吃饭。一吃过早饭,阿花就忙着准备午饭了,她要给晓林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阿花一边做饭,一边自责。阿花也弄不明白,每天都忙忙碌碌,为什么日子还是过得一团糟。

  晓林读的是山城最好的高中,纪律比较严,学生上课时间不能带手机。阿花星期二就给晓林发了微信,让他周日下午来家里吃饭。

  晓林当天晚上就回了信息,同意来吃饭,说他想念姑姑了,那孩子还问了大伟姑父在不在家,当阿花告诉他,大伟忙,不在家吃饭的时候,那孩子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个玉儿,自从知道晓林要来家里吃饭,不知问了多少遍晓林啥时候来,一直盼着周末快点到,盼着晓林哥快点来,唉,这估计就是独生子女的孤单吧。

  感谢上天,感谢生活,你看,晓林长大了,高大颀长的身材,青春阳光的穿戴,单眼皮,乌黑的眼,肉嘟嘟的小脸,挺直的鼻梁,抿着的嘴,除了皮肤白净一些,简直就是春生年轻时的翻版……

  “妈妈,妈妈,你快去做饭吧。”晓林还没来得及回答,阿花就被玉儿推了出去。

  炖排骨,红焖鲤鱼,凉拌西蓝花,凉拌肚丝,凉拌木耳,紫菜鸡蛋汤,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不会的,姑姑,来山城上高中之前,我爸的书柜都被我翻遍了,我都看了,我记忆力好,看过就能记住,还会用,考试都不是问题。”

  “啊——啊——啊——”阿花惊得嘴巴一张一张的,有这么厉害吗?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谦虚了。

  下午四点左右,玉儿终于跟晓林展示了她所有的玩具,玩过了她准备的所有游戏,晓林终于有机会坐在沙发上了。

  “这世上的人类有几十个亿,每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生活着,也实现着不同的价值,灵魂也好,肉体也罢,姑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摆渡人吗?”

  阿花张着嘴巴,阿花不知怎样回答,望着晓林稚嫩的脸庞,听着他说出的与他的年龄不符的貌似饱经苍桑的话语,阿花觉得她们忽略了那孩子的内心。

  “我姑姑(指春秀,晓林的亲姑姑)跟我说了你和我爸爸的事,我也知道上周你去我家里了……”

  “就算我姑姑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我爸爸书里的那些‘你’,我知道不是我妈妈,是你……”

  “小时候,我不明白,我妈妈为什么不亲我,我越是讨好她,她就越讨厌我。后来,我听村里人说,我爸爸喜欢的人人是你,我就明白了。”

  “那时候,我还小,我所谓的明白就是……燕子是我后妈,你才是我的亲妈。只要你一带着玉儿回老家,我就找各种理由接近你,会做的作业,我装作不会,去让你给我讲。我故意把衣服上的扣子扯掉,去找你给我钉……”

  “姑姑你对我也很好,你时常抚摸我的头,还抱我,你用看玉儿一样的眼神看我……”

  晓林说不下去了,高大的身子伏在腿上,两只手抱着头,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当年,每到寒暑假,阿花都会带着玉儿去玉儿的姥姥家里住,一住就是一个假期。

  晓林比玉儿大五岁,自玉儿会跑开始,晓林就带着玉儿家里,外头,山里的玩儿。当时,阿花还纳闷,像晓林这么大的男孩子,怎么会这么有耐心,哄着比他小五岁的女孩子玩儿。

  阿花为了避嫌,不会去春生家里。就算在院子里遇到,也是礼貌的打招呼。但阿花和叔叔,婶娘,春秀,还有燕子,与她们的交往还是很正常的,也经常会坐在院门外聊天的。

  “那你听晓林哥的话,拿上我的手机,去卧室里玩游戏,关上门,不要偷听我们的谈话,好不好?”

  阿花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眼泪奔涌而出,可怜的孩子,你是怀着怎样的伤痛,熬过光阴,熬过生活,哭泣的太阳评测 科幻战术性,又健康的长大的……

  阿花把晓林拥进怀里,轻拍着他的后背:“没有,你很健康,香港挂牌网118图库,你很好……不要去管大人之间的事,大人的事,让大人们去解决吧……你只管好好学习,健康长大……姑姑也会陪着你,和你一起,还有玉儿……”

  晓林把头伏在阿花的肩窝里,口里不停的喃喃着,这句“妈妈”,他已经在心里叫了快十年了……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