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文艺·原创文学】时光深处(四)

2019-08-14

  任丽红,笔名,蕊叕。生于1980年2月。黑龙江人,现居河北张家口,大学理工科教师,文学爱好者。诗词作品散见于《北上广文学》,《上海诗刊》,《广州诗刊》等刊物杂志。小说作品发表于《小说阅读网》和《飞卢小说网》。

  雨越下越大,六月的山城本不是个多雨的季节。天阴沉沉的,笼盖着山川大地,大雨就那样一泻而下,撒向山岗,撒进树林,而后又顺着川道沟渠一路咆哮着向下,汇入山谷里的岗岩河,岗岩河的下游就是栖梦河。

  阿花的目光转向窗外,远处是低沉的天空和大雨笼罩下的清脆山林,透过浓密的雨幕,是一片片的杏树和枣树。

  十八年过去了,这些果木更加的粗壮和枝繁叶茂, 而当年在树下玩耍的孩童却已走过半生,如今归来只有朦胧的泪眼和爬上脸颊的细纹。下一个十八年之后又是怎样的情景呢?

  天色渐晚,阿花讨厌这雨下个不停, 今天恐怕不能赶回山城了,玉儿会不会找妈妈?阿花也庆幸这雨下个不停,这样,她就有理由和春生哥待在一起了,这恐怕是老天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十八年的时间里,此刻,是两个人唯一一次独处的机会。此刻,两个人都有千言万语要向对方倾诉。此刻,阿花想扑到他怀里哭上三天三夜。此刻,阿花也想真诚的说一声“春生哥,对不起”。此刻,春生想把她揽进怀里紧紧的拥抱,再也不会放手。此刻,春生只想对她说“阿花,从今以后让我照顾你吧。”

  人生啊,真是奇怪,从什么时候开始,跟春生哥在一起竟然尴尬到手足无措了,当年跟春生哥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最幸福的时光,没有烦忧,没有苦闷,忘记贫穷,她阿花所有的一切,春生都照顾的妥妥帖帖。

  一个人的一生中要遇到无数次的选择,选择不同,结果就不同,就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阿花和春生此刻就走在他们各自选择的人生道路上,幸福也罢,不幸也罢,人生没有回头路。

  “以后有时间,常带玉儿来玩吧。你叔叔,你婶娘和我,包括春秀,都很喜欢她,那孩子,聪明,惹人爱。”

  “我这一天天忙的,焦头烂额,有段时间没叫晓林来家里吃饭了,下个周末,一定叫他来家里吃饭,我这姑姑当的,不合格……”

  雨越下越大,六月的山城本不是个多雨的季节。天阴沉沉的,笼盖着山川大地,大雨就那样一泻而下,撒向山岗,撒进树林,而后又顺着川道沟渠一路咆哮着向下,汇入山谷里的岗岩河,岗岩河的下游就是栖梦河。

  阿花的目光转向窗外,远处是低沉的天空和大雨笼罩下的清脆山林,透过浓密的雨幕,是一片片的杏树和枣树。

  十八年过去了,这些果木更加的粗壮和枝繁叶茂, 而当年在树下玩耍的孩童却已走过半生,如今归来只有朦胧的泪眼和爬上脸颊的细纹。下一个十八年之后又是怎样的情景呢?

  时光啊!你之于山川树木是积累,是沉淀,是生机,而你之于人类却是衰老,是消亡。

  天色渐晚,阿花讨厌这雨下个不停, 今天恐怕不能赶回山城了,玉儿会不会找妈妈?阿花也庆幸这雨下个不停,这样,她就有理由和春生哥待在一起了,这恐怕是老天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十八年的时间里,此刻,是两个人唯一一次独处的机会。此刻,两个人都有千言万语要向对方倾诉。此刻,阿花想扑到他怀里哭上三天三夜。此刻,阿花也想真诚的说一声“春生哥,对不起”。此刻,春生想把她揽进怀里紧紧的拥抱,再也不会放手。此刻,春生只想对她说“阿花,从今以后让我照顾你吧。”

  人生啊,真是奇怪,从什么时候开始,跟春生哥在一起竟然尴尬到手足无措了,当年跟春生哥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最幸福的时光,没有烦忧,没有苦闷,忘记贫穷,她阿花所有的一切,春生都照顾的妥妥帖帖。

  一个人的一生中要遇到无数次的选择,选择不同,结果就不同,就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阿花和春生此刻就走在他们各自选择的人生道路上,幸福也罢,不幸也罢,人生没有回头路。

  “以后有时间,常带玉儿来玩吧。你叔叔,你婶娘和我,包括春秀,都很喜欢她,那孩子,聪明,惹人爱。”

  “我这一天天忙的,焦头烂额,有段时间没叫晓林来家里吃饭了,下个周末,一定叫他来家里吃饭,我这姑姑当的,不合格……”

  “你这书,借我看看吧,我都好多年没有看书了,这日子过得好像哪里不对……”

  阿花和春生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但此时不再尴尬,此时也无需言语,就一如当年,听风,看雨,愣神……

  傍晚,雨停了。原本阴沉沉的黑云远去了,代替它们的是雪白的镶着金边的,棉花糖一样的云朵,低低的飘浮在湛蓝天的天空中,仿佛一伸手就能扯下一块来。雨后的空气,清爽,湿润,深深的吸上一口,直沁心脾香港正版挂牌,雨后的山林,青翠欲滴。雨后的野花,娇艳夺目。西边,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个天空。

  二十年前,阿花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挑灯夜读。记不清,刷了多少题,写满了多少个练习本。阿花的心里憋着一股劲,她一定要考上大学,走出这大山,她再也不想过这种贫穷得交不起五元钱学费生活,再也不想住在这种夏天漏雨冬天漏风的房子里,再也不想过这种祈求苍天下雨或者不要下雨的农民的生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那个大学生还比较罕见的年代,阿花挤过了独木桥,走进了象牙塔,走出大山,来到五光十色的城市,成为了一个在城里工作的城里人。

  而今天,作为一个城里人的阿花,拿着微薄的工资,一家人进山郊游一次也是一种奢侈的消费。

  阿花和春生哥并肩下山,两人依然没有交流,因为他们彼此能读得懂对方的心,曾经的美好,曾经的爱恋,早已埋藏在这时光深处。生活的辘辘车轮依然滚滚前行,他们依然要在各自的人生路上努力的生活,他们的人生路将再无交集,他们能做的只有彼此遥望,彼此祝福……

  雨后的石阶异常湿滑,做了二十年城里人阿花失掉了山里人的生存技能,她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整个人就要滑下去。

  瞬间,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血脉喷张,难道阿花现在的反应是大脑控制的吗?阿花还什么都没来得及思考,阿花甚至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去道德,去责任,去这生活里的牵牵绊绊,就让这时光停住,就让这世界化为虚无,就让阿花永远的趴伏在她春生哥的怀抱里吧……

  “二十年了,都快成老太婆了,腿脚不利索了。”阿花调侃着掩饰自己的尴尬,并加快了脚步,走在了春生的前头。

  春生恨自己,他甘愿一生接受惩罚,他今天感情上所有的痛,都是上天给他的惩罚。苍天啊!如果让时间重来,我春生就是死,也不会放开她的手。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