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文艺·原创文学】时光深处(十)

2019-08-17

  任丽红,笔名,蕊叕。生于1980年2月。黑龙江人,现居河北张家口,大学理工科教师,文学爱好者。诗词作品散见于《北上广文学》,《上海诗刊》,《广州诗刊》等刊物杂志。小说作品发表于《小说阅读网》和《飞卢小说网》。

  天气晴好,远山和城市依稀可辨,东方的天空微红,一会儿,太阳将会从那里升起。是啊,不管人世间有多少悲欢离合,太阳依然会升起,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生活都得继续……

  “真是的,咋在这里睡着了。” 阿花一边抱怨,一边揉没了知觉了臀部和针扎似的不会动弹了的腿。

  离起床的时间还早,阿花又在玉儿身边躺下。玉儿虽然只有十一岁,但已经和阿花一样高了,此时嘟着小嘴睡得正香。阿花把头靠在玉儿的身上,一股暖流涌遍全身,阿花的鼻子酸酸的:“宝贝,为了你,吃再多苦,妈妈也愿意。”

  阿花不止一次的想过离婚,从玉儿很小的时候想到现在,就是没有春生哥,哪怕一个人,阿花也不想过现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不是阿花想要的,有那个男人和没那个男人根本没什么区别,要说有,就是他还能拿回来一份工资,还能时不时的惹阿花生气。

  但阿花也清楚,一但离婚,大人无论怎样都能活,受伤的总是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对小孩子的身心发展,健康人格的养成都是至关重要的。最简单的,在同学之间,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也是要被欺负,要自卑的……

  为了孩子,阿花委屈着自己,阿花也知道,自己的青春年华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走远了。

  阿花一边洗漱,一边准备早饭,一边叫玉儿起床,阿花早已习惯了每天这样忙碌的鸡飞狗跳。

  阿花简单打扫了家里的卫生用了半个小时。厨房有一段时间没有深度清理了,阿花又用铁刷子蘸洗洁精,彻底的打扫了一下厨房,油烟机,灶台,墙壁,冰箱,壁橱,这花费了阿花一个半小时。

  “卫生间也该打扫了……下周吧……”阿花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卫生间打扫完,书房又该打扫了,书房打扫完阳台和卧室也该打扫了,阳台和卧室打扫完,厨房就又脏了……

  厨房干净了,阿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手上一阵疼痛,阿花才发现,打扫了个卫生,手上又划破了好几道口子。

  来不及休息,阿花又要准备午饭,端午节了,总该给玉儿做一顿好吃的。不然,明天上班了,又顾不上了。

  阿花没有搭理他,大伟自讨没趣,就去卧室看玉儿了,玉儿写完了作业,正在看阿花从春生那里拿回来的书。

  阿花见大伟局促不安的样子,反而有些开心:“你心里终于有我了,你还在意我吗?你还会吃醋吗?”

  大伟知道阿花和春生的关系,大伟是聪明人,喝酒也好,工作忙的顾不了家也好,他知道,这些还在阿花的忍耐范围之内,他们的婚姻还是安全的。如今没有了燕子,大伟就要提高警惕了。

  “啊——我以后不喝醉了……我抽时间回家……我来包饺子吧……”大伟陪着笑脸讨好阿花。

  阿花知道,大伟改不了,每次阿花一提离婚,或者大伟发现任何危机,他都会这样承诺,但每次都好不过一周,一切就又原形毕露。

  但是,阿花还是忍不住的高兴。男人说几句好话,阿花就忘记了以往所有的伤痛,所有的不满,就连干活也不累了……

  吃过午饭,大伟主动去洗碗了,在阿花看来这个家又被幸福包围了。女人的要求就这么简单,你能按时回家,你能分担一点家务,你能说一些暖心的话……

  然而,就这么简单的要求香港曾道人一句中特大伟也做不到,工作忙起来经常几天见不到人影;好不容易回家,宁可躺在床上看手机,也不去做家务;情话,更是一句也不会说,说是性格使然,不能强求。

  这不,做晚饭的时候,大伟迟迟不动,没办法,阿花只好带上围裙去做饭。大伟又装模作样的来问:“做啥饭啊?”

  玉儿洗完澡,光溜溜的跑了出来。玉儿虽然只有十一岁,但已经发育了,身体发育了,心理年龄还没跟上。

  玉儿一边用两只手捂着刚发育的乳房,一边指着她爸爸,一边喊着“流氓”,一边跑进了卧室。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